七伪风

谢谢喜欢这个菜鸡~

【笑伪/all伪】血腥玛丽(二)(有血腥向)

*rg nb!笑哥nb!大家都nb!紧张的一批
算贺文吧盒盒盒盒盒盒盒

*不要上升主播本人!!!!!!

*严重ooc

*有血腥暴力倾向

*人物有黑化

惊了,好多人喜欢

虚伪倒地,那根致命的细针还未触碰到衣角,微笑左手揽住虚伪,右手夹住细针,反手一抛。

压在尸堆下的凶手这辈子也不会想明白,这个人是怎么找到他的。因为他这辈子也就只能到这里了!

微笑把虚伪背在身后,踉踉跄跄地走出巷子,背后是一片尸山血海。

迎面碰上解决追兵的年贤二人,微笑撇了他们一眼,一步一个脚印像从修罗地狱里出来的恶鬼。

微笑也终倒于迷药。

年华离得近,他接住虚伪,稳住微笑交给贤儿。即使贤儿气的想揍他,年华自岿然不动。

等到虚伪醒来时,已经第二天下午了。

他醒来看见床边坐了一群人,年华,贤儿,微笑,抱抱熊,西索。

“伪兄,你没事吧?”

“我靠,老伪,谁又不想活了!”

“虚伪哥,你没受伤吧?”

“没事,没事。”虚伪,真的很开心。混在这潭泥水之中,自己还能交到这么多,经过时间检验的,真正的朋友。

“抱抱熊,你别老这么暴躁,收敛一点。”

“小子,嗯……微笑到时候你就搬东西到我那儿住吧。”

“啊?伪兄,你……”不可置信的年华。

“谢谢虚伪哥。”

“谢啥呀,你救了我一命,应该的嘛。盒盒盒”

……

“伪酱好厉害啊,那个漂亮的转身落地刀真的帅呆了!”

“刚接了个小单子,微笑,要不要一起去玩玩。”

“走嘛走嘛,保证不用你动手。”

“走吧,很快。”

“微笑你那个步法有点儿眼熟啊。”

“伪酱,和你学的啊。”

“我有那么厉害嘛?盒盒盒”

“嗯!伪酱……小心!”

虚伪敏捷的后退一步,避过吹来的飞针,隔空喊道:“那边的兄弟,这单是我们接的,能否不要插手?”

“搞笑。自己杀自己吗?是吧,杨文?杨文?”杀手惊了,自己的老搭档呢?

“你在找他吗?”不知什么时候到他身后的微笑提着一个人头逼近。

“卧槽!好汉饶命!你……你就把命留这儿吧!”本以为投降,结果是诈降。

虚伪飞起一个石子,不偏不倚地打偏了匕首。一声脆响,也为被人头挡住而看不见匕首的微笑,提供了匕首的方位。一个侧身,匕首不仅没中人,反而是杀手步伐踉跄了一下。微笑趁机一个屈膝,人,就倒地了。

微笑这边闲下了,虚伪那边打起来了。刚才,就在微笑完成那个精彩的屈膝之后,虚伪侧头,右手架住了一把长剑,往旁边一偏左手制住斜向上递来的匕首,身后的人欲反抗,虚伪把人向上一翻,向上扔去,蹲下,飞身而来的微笑一脚就把人踹飞了,站直了,拍拍手道:“哼哼,还想对伪酱下手,也不看看自己是谁。”

“又厉害了啊,微笑。不过如果不是这个人想秀,非要拿长剑,要是拿短匕,这我就不一定能抗住了 。”

“可是拿短匕的话,就不一定要抗了啊,各有利弊嘛。而且要是伪酱你只有自己的话,就不太好解决了嘛。”

“嗯,走吧。下一单。”虚伪说着下一单,但微笑知道,虚伪,只接了一单。又有人了啊,烦。打扰我和伪酱的二人世界,啧。

微笑抬眼看向虚伪。

后面?

后面!

微笑猛然蹲下。虚伪侧身,一脚踹飞了杀手蓄谋已久的一次偷袭。

两人对眼。

“你……你居然还没有死!”是微笑从来没听过的咬牙切齿。

【笑伪/all伪】血腥玛丽(一)(有血腥向)

*不要上升主播本人!!!!!!

*严重ooc

*有血腥暴力倾向

*人物有黑化



“为什么,你们不肯放过我们呢?”虚伪说着,把手中的匕首刺向下一个人,侧身躲过身后抽来的长刀,抓住身后那人的手腕。

刀落,头掉,干脆利索。

不知是哪个小弟的头,“咕噜噜”的滚到那个已经被吓破了胆的老大脚下,圆睁的眼睛仿佛在质问他,你有什么信心去挑衅这一群心狠手辣的魔王!他们手下的人命早已尸骨成山,你为什么要用我们的生命为他们的“荣誉”再添上几个微不足道的砝码呢?

“咕噜噜”,又是一片令人心惊胆战的声音,更多的脑袋滚了过来。它们,亦或是是几分钟之前的他们,全都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,只有这几个人就放倒了他们一巷子的人!

“伪兄,怎么样?他肯说出又是谁了吗?”略黑的青年走上前来。沾满鲜血的双手不知道搭向哪里,最后在身上稍干净的地方擦了擦,才搭在了虚伪的肩上。

“年华,你小子还在乎这么多干嘛?都是大男人。这都第几次了,哪次说了?这次也一样。”

那老大吓得结结巴巴,“我,我,我说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远处正在调试“设备”的贤兒一个失手,飞针穿过他的眉心,死亡。

“啥?这就死了?真脆弱。伪酱,我下次保证绝对不会再犯错。”乖乖认错。

“不大行啊,仙儿。”年华故意咬重了音刺激他。

“哈?年伐,我跟伪酱说话呢!”

“仙鹅,那可是我伪老婆。”

“年伐,你,真是无可救药!”

虽还是吵吵嚷嚷,看到虚伪一个眼神,他们明白附近还有人!还很危险。

“贤儿,你个小孩子。我不跟你吵了。”

“谁想和年三岁宝宝吵啊!”

“哼!”

“哼!”

快速的装作无事一般解决话题,三人一同走出了巷子,虽未安排,但多年的默契让他们立刻就形成了最完美的队形。

状似无事,实则已经展开了心理博弈。究竟是暗中之人更胜一筹呢,还是三人组城府深厚呢?敬请收看今日的D5心理学(bushi)。

“年华贤儿,你们先走,他的目标好像是我。”

“可是,伪兄……”

“伪酱你……”

“干我们这行的,不是入行就已经保不住命了吗?没事,别担心我,你们更危险,他们不可能只派了一个人。”

“好,伪兄,你一人多加小心。”

“伪酱,自保最重要。”

“老地方见。”

话毕,年华贤儿两人就如离弦之箭一般飞奔出去。

虚伪高声道:“兄弟,不出来见一面嘛?solo也要定下规则吧。”

巷子口缓缓步入一个年轻人,他在腰间摸索了一下,虚伪摸上了腰后的匕首,结果对面传来了音乐声,“因为我刚好遇见你……”

“兄弟,是电话吗?”虚伪有点蒙,怎么肥似?

“哦哦,对,放错了,是这个。”

声音是个年轻小伙子,话有点多,可能最近有点兴奋,也许是刚才遇到的?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紧张。

“今天你要嫁给我。手牵手,我们一起走……”

“虚伪哥,我叫微笑,是你的粉丝,我喜欢你好久了。你转行之前就关注你了。你得手的时候大家都给你送礼物,我在你失手的时候也送。还说失手的时候送才是真爱粉,虚伪哥。我当时是为了你加入了组织!”

“微笑,你……是不是认错人了啊?我咋会有粉啊?”

“没错嘛。我以前每天都等你出任务回来的,还有我么得钱了,能不能收留一下,等我赚到钱马上走人!”

这是什么新套路吗?这样子,倒有点像虚伪曾经的一个朋友,后来他死了,背叛的人都不可原谅!

那时年轻,空有一身技术了。做事的时候还不会想那么多。收留了一群哈士奇,哦不,狼崽子,养大了,反咬一口?不,撕碎了虚伪的心跑了。虚伪一个人,拿着胶水,拼拼凑凑变成了一个不完美的东西。

“等我一下哈。”虚伪像巷子深处走去。右手持匕首插在墙上,侧脸,回头对少年说:“帮把手?”面前的尸堆淌出的鲜血顺着地势向少年流去,在两人脚下汇成一条小溪。撇眼看见微笑静静地站在巷口前,逆光,看不清面容。但虚伪能感觉到微笑的目光一直留在他身上,留在他胳膊上的伤疤,留在他腿上的缝针,没有离开。大概除了心疼?还有,贪婪。

不对!还有别人!意识到另一个呼吸的虚伪耳朵微微一动,听见有东西飞刺而来的声音。

身前!是混在尸堆中的杀手。真tm能忍。虚伪却脚步踉跄,md,他们是一伙儿的!气体迷药!真是花了大心思。先是让少年拖住自己,杀手放出迷药,混在菜鸡中,趁机埋伏,两人合伙。wo ri ni ge。

身后少年的脚步声快速放大。竟然又被骗了……

【熊伪】真实兄弟,背后……

*不要上升主播本人!!!!!!!!!
*严重ooc

醉酒系列。

抱抱熊,性子直来直去,有啥说啥,明明老大不小了,还做了主播,遇个魔鬼队友照旧骂人,哪管粉丝的劝。

这种直性子的人,讨厌的不就是那种拐弯抹角的。看虚伪这个名字,倒还挺顺。敢取这样的名字,人肯定不会类似于这样。

朋友一做就是好几年,一直都没见过面。

虚伪的声音,用那些女孩子的话来说吧,A破天际,当时抱抱熊也觉得这个人怎么着得30多岁了吧?面基的时候差点儿没找着。

22岁的小胖子,圆脸,可爱兮兮的,对一个大男人用可爱有点儿过了,但抱抱熊是真的觉得蛮可爱的,22岁的小青年,什么事还不会放在心中,喜怒哀乐就从脸上看出来了。

你们说,他说个话,为什么要咬耳朵呢?舞台上的抱抱熊真的被这个男人可爱到了。他明白了,人皇是不能gay屠皇的,只有屠皇来gay人。

每天打完排位没事儿去看看虚伪的直播,成了熊的日常。看他和那些人欢乐开黑。不过就连微笑都有机会,什么时候才轮到熊呢?陪老伪最久的,怎么反而成了失去姓名的?

忘了哪天,熊看虚伪的视频,有他的前锋。作为四个无名人中唯一一个有名字的,他还蛮开心的。(真事,是排位。可能没有那次的录屏,不过熊几乎次次都有姓名。)

要不是那天虚伪给熊发QQ,熊还真觉不出来他变了。

“抱抱熊,你最近怎么了?别人说什么话都愣神儿。排位状态也不太好。是不是出事儿了?”

那天喝了点儿酒,抱抱熊晕晕乎乎的一个字儿一个字儿地认真敲。

“老伪!我喜欢你好久了!是爱的那种你觉得我怎么样嘛。”

抱抱熊发出去后之后就醒酒了。喝酒误事啊,他不是没想过告白什么的,可对面一看就直的和电线杆一样,钢铁直男啊,熊不敢。

“……”这串省略号怎么发的这么慢,是不是在想怎么温柔的拒绝他?

“抱抱熊你,是不是喝醉了?”这是不是代表还有可能?!

“没有。虚伪,我非常认真的告诉你,我爱你,从初识开始到生命结束时结束。”

“好的,我同意。”

紧接着又跟上一句,连羸弱打字都失去了。

“真巧,我也是。”虚伪敲下这些字,低笑。他早就猜到熊的感情了,他也不敢去试探。

未来有你,足矣。